乐山日报数字报纸

1998年2月15星期日
国内统一刊号:CN51-0011

乐山日报第二版 怀念遍能大师 外婆讲过的故事 谨防甲肝流行 甲肝传染性何时最强? 乡村女人 为“承包护理病人制”叫好 生活幽默一束 活鱼汤 正确判断伤势或病情的轻重

按日期检索

12 2013
上个月
下个月

乐山日报

电子报刊阅读器
放大 缩小 默认

怀念遍能大师

中国当代高僧、教育家遍能法师圆寂,今天是一周年了。我与遍能大师的一段书缘和佛缘,终身难忘。

初识遍能,是在1984年乐山市书法家协会成立及首届书法作品展庆典上。记得当时我向大师请教,大师以四个字评价我:极富灵气。当时我在峨眉铁合金厂保卫科,对于书法,只是一味地自学,也不知功力之深浅,故而对遍能大师的评价,没有深悟,只是隐约地觉得我还是可以继续努力学书法的。

1989年,我和中毅先生两家人到新都宝光寺拜望遍能大师,大师十分高兴。当晚畅谈。第二天展纸挥毫。遍能大师说我的字已大变矣。并为我写了一幅字,我深知这是大师在亲笔教我。

1993年,遍能大师为我的书法专著《杨正常书古代粹言》题写书名。同年底至1994年,我到乌尤寺看望遍能大师,遍游乌尤寺。大师边走边指点:这儿原来是何物;那儿原来是何样;此坡是我第一个带回西瓜种子,在这儿种下长出的乐山第一个西瓜……我知道大师是在用历史开导我,用仁慈之心教导我。我口占一联:“行行重行行,善善至善善”,问大师:“是否正常?”,大师笑答:“正常!正常!”

1996年7月底,我和中毅先生携家眷前往洗象池拜望遍能大师。这里是大师出家修行之第一个寺庙。因海拔高,洗象池连日大雨大雾,足不能出户。家卷们在栈道外丢食戏猴,我们在禅房内促膝长谈。从雨谈到雾,从太阳谈到月亮,从小乘谈到大乘,从凡人谈到仙人;从佛我谈到我佛,从国佛谈到佛国,从学佛谈到佛学,我深深敬佩大师渊博的学识。

在洗象池几天,每日三餐斋饭,都是遍能大师与我们共进。我因刚刚动了牙手术,硬食很难进,只能每顿分吃大师的厨师为他特蒸的一碗儿烟饭和半碗儿包谷糊。

一日上午,天气成晴,大师吩咐小和尚铺纸倒墨,要看看我写字。我提笔在四尺宣上写了一首诗,请他指教。我裁好纸请大师写字。大师首先为中毅先生写了一幅,然后为我写了一幅朱元璋赠宝坛禅师诗。我们欲再为友人要一幅,大师写了两句而未成。午休过后,大师用钢笔写了一幅对联,要我补书。我用丈二宣写成“怖鸽钻天处,盲象渡河来”,并落款曰:遍能法师撰,嘉州正常补书”。遍能大师对洗象池住持说:“这是钻天坡山门外对联,文革被毁,现请正常居士补书。只是刻的时候要把这几个字(指遍能法师撰)去掉,因为此对联不是我写的,是一位前人写的,名字也记不清了”。德高望重的遍能太师,实事求是的精神,令我敬佩。

离开洗象池时,大师说:“待天气稍凉,回乌尤寺后,我们一起坐车好好看看乐山夜景。谁料想大师下山后便住进了医院。九十二岁高龄的遍能大师于1996年腊月28圆寂。1997年正月初六坐化于罗峰庵。

1998年2月3日于峨眉报国寺

图为作者(右一)1996年7月与遍能留影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 | 手机微信版| 移动版| 电脑版
主办单位:四川省乐山市乐山日报社 COPYRIGHT 2006-2020 乐山日报. All Right Reserved.
ICP备案:蜀ICP备11012397号